<code id='jfaci'><strong id='jfaci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jfaci'></fieldset>
      <dl id='jfaci'></dl>
      <i id='jfaci'></i>
      1. <ins id='jfaci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jfaci'><em id='jfaci'></em><td id='jfaci'><div id='jfac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faci'><big id='jfaci'><big id='jfaci'></big><legend id='jfac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2. <span id='jfaci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jfaci'><div id='jfaci'><ins id='jfac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jfaci'><strong id='jfaci'></strong><small id='jfaci'></small><button id='jfaci'></button><li id='jfaci'><noscript id='jfaci'><big id='jfaci'></big><dt id='jfac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faci'><table id='jfaci'><blockquote id='jfaci'><tbody id='jfac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faci'></u><kbd id='jfaci'><kbd id='jfaci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赴湖北醫療隊員的“戰地日記”:10小時未進食水,他們卻說…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導讀

            這是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從武漢發回給記者的日記 ,記錄瞭一線真實的工作狀態  。她們也會有點忐忑有點怕 ,可是面對病人團隊一起就忘瞭自我  。她們在前方拼搏 ,看到她們就看到希望  。

            “沒事  ,大傢一起”

            2月4日  ,武漢 ,晴

            2月3日接到通知  ,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改造的危重病房已經完工  ,晚上要去開設新病區 。疫情實時進展  ,隊員們都養成瞭隨時查看信息的習慣  ,隊長一招呼  ,大傢即刻響應  。

            當晚預計收治30~35名患者  ,我的內心有點忐忑  ,沈寧副院長安慰我:“沒事  ,大傢一起” 。急診科的李姝姐對我說:“咱們北醫三院搶救室什麼陣仗你沒見過  ,不怕” 。沒辦法  ,屬兔子的人可能膽小 。

            中國畫《分秒必爭》作者:中央芭蕾舞團舞美設計王鐸

            不到19點  ,大傢集合完畢  ,喬傑院長親自帶隊  。快速熟悉新病房環境後 ,全員即刻更換防護服  ,喬院長親手給大傢的防護服上寫名字標識 。20:50左右  ,第一位患者到達病房 ,病人陸續到來  ,我們問病史、評估病情、開醫囑、寫病歷 。得益於醫療隊前期梳理出的工作流程  ,大大提高瞭工作效率  ,6個小時共收治瞭24位患者  ,其中危重癥患者3人  。大傢都說這是“北醫三院搶救室的Plus版”  。

            凌晨3點  ,北大人民醫院的“戰友”來接班瞭  。我們交接完 ,坐車到駛向駐地  ,武漢的夜是安靜的  ,車上更安靜  ,雖然隻有短短十分鐘的車程 ,大傢都睡著瞭  。

            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急診科醫生王軍紅

            大傢都在默默地適應

            2月5日  ,武漢 ,晴

            今天是立春的第二天  ,坐在回駐地的車裡 ,陽光照在身上  ,心裡也暖洋洋的 ,一年之計在於春  ,這場戰役也到瞭關鍵時刻  。好久都沒這樣看看天空 ,今天天色很藍  。在離京千裡之外的武漢 ,我已經習慣瞭目前的生活:到隔離病房上班  ,換防護服  ,查房 ,收病人 ,改醫囑  ,寫病例  ,6個小時就這樣過去  。

            穿脫防護服已是小事一樁 ,感染防控的理念已深入工作和生活 ,有些護士姐妹已經開始用敷料來預防鼻梁上的壓瘡 ,大傢都在默默地適應 。今天就寫到這  ,要去吃飯瞭  ,安慰一下這10個小時未進食水的胃 ,再接再厲 !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急診科醫生王軍紅

            看著一個個正在換隔離服的年輕面龐 ,我第一次流淚瞭

            2月5日  ,武漢  ,晴

            今天我和同濟醫院內分泌科的護士長在隔離病房相見瞭 。幾年前我們曾在糖尿病護理年會的學術交流活動中有所交集  ,沒想到我們的重逢竟是在這裡 。我們都穿著防護服  ,帶著口罩、帽子  ,隻能透過護目鏡 ,傳遞對彼此的牽掛  。

            看著墻上的排班單 ,她指著一個個名字對我說:“這是我們的護士  ,特別能幹的一個丫頭  。這是我曾經帶過的一個護士  。你們真好  ,來幫助我們  。”

            我回:“同濟的老師們最辛苦 。咱們內分泌科的護士都好嗎  ?”

            水彩畫《隔離疫情不隔離愛》作者:中央芭蕾舞團舞美設計劉辛

            她說:“現在無論年齡  ,除瞭身體不好的  ,都在醫院門診、感染病房等需要的崗位上工作 。有個新娘子推遲瞭婚禮 ,還有個哺乳期的媽媽給小寶寶斷瞭奶  ,重返工作崗位 。”

            說著說著  ,她的眼眶慢慢濕潤瞭  ,我有些不忍心看她的眼  ,趕緊把目光轉向瞭遠處 。說瞭幾句話後  ,她回病房繼續工作  ,我回到休息室  。在休息室的一個角落裡  ,看著一個個正在換隔離服的年輕面龐  ,11天瞭 ,在武漢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  ,我沒忍住第一次流眼淚瞭  ,還好戴著大大的帽子 ,否則一定會被“圍觀”  。

            聽說北京又下雪瞭  ,讓我們一起靜待春暖花開  。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內分泌科護士長張文慧

            姝姐上瞭一個“24小時白連夜班”

            2月6日  ,武漢  ,小雨

            昨天還是艷陽高照  ,今天就是春雨沙沙  ,這是萬物復蘇的景象  。我想到瞭姝姐——北醫三院急診科李姝醫生  ,那個像春雨一樣細心呵護患者的好醫生  。

            姝姐是北醫三院第二批赴湖北醫療隊的隊員  ,到達武漢後 ,一邊進行自身的感控培訓  ,一邊參與危重癥新病區的改建工作  。同濟醫院的醫療設備與我們之前用的有很大的不同  ,她專門找來現有呼吸機的說明書 ,一邊學習一邊手把手地教我們  ,好像是一直在武漢工作的醫務人員一樣 。

            場景速寫《人間大愛》作者:中央芭蕾舞團燈光設計韓松

            啟用危重癥新病房的第一天 ,姝姐上瞭一個“24小時白連夜班”  。第一位來診的是個危重患者  ,姝姐主動請纓:“來  ,我收這個病人  。”凌晨3點  ,到瞭該下班的時間 ,姝姐還在寫病歷 ,她說污染區的護士還沒換好衣服  ,“等她們出來 ,我再結束工作  ,我們一起離開”  。而這一等又是一個小時……下午15點到21點又輪到北醫三院隊員們上崗瞭  ,她再次主動請纓參加工作  ,我有些擔心她的身體會吃不消  ,本想勸阻一下 ,誰知她微微一笑說:“你姝姐有啥不行的  !”直到22點30  ,姝姐才從隔離病房出來  ,口罩和眼罩已經壓紅瞭鼻梁  ,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濕瞭  ,可她仍然面帶著微笑 。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急診科醫生王軍紅

            期待戰疫就在我們這裡結束

            2月6日  ,武漢  ,小雨

            今天武漢下起瞭小雨  ,北京下起瞭大雪  。北醫三院第三批醫療隊馬上就要來武漢瞭 ,他們與我們前兩批隊員匯合後 ,將接管同濟醫院的一個病區 ,獨立負責一個病區病人的治療 。下午  ,喬傑院長在動員會上對我們說  ,這個新病區將以收治重型、危重型患者為主  ,要充分發揮北醫三院的技術水平 ,讓這些病重患者早日擺脫病痛 。

            水彩畫《並肩前行》作者:中央芭蕾舞團舞美設計劉辛

            我期待與第三批醫療隊匯合  ,因為這裡有我的兩名同事 ,我們將再一次並肩工作;我期待與第三批醫療隊匯合  ,一起開辟的病區越多  ,就會有更多的患者得到救治;我期待與第三批醫療隊匯合 ,我們定會克服一切困難  ,戰勝一切危險  。我也期待著  ,不會再需要第四批醫療隊的集結  ,戰疫就在我們這裡結束  。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放療科馬駿

            兩次沒理我  ,第三次這個爺爺終於說話瞭

            2月6日  ,武漢  ,小雨

            來武漢已經11天瞭 ,凌晨00:45  ,突然醒瞭  ,因為要上夜裡3點的班  ,所以總是擔心睡過  。工作16年瞭  ,就是怕遲到  ,上錯班  。

            醒來再也睡不著  。53床的爺爺不知道現在怎麼樣瞭  ,待會兒去看看他  。記得第一次看見他時 ,他半坐在床上 ,精神不太好 。左邊是一盒未打開的飯菜  ,我問他要不要吃飯 ,他沒理我  。他剛打過胰島素 ,應該吃點兒東西  ,於是我又問“喝點兒酸奶吧  ,爺爺  。”他依舊沒理我 。

            素描畫《一方有難  ,八方支援  !》作者:中央芭蕾舞團燈光設計周杉行也

            後來想到他正在使用經鼻高流量吸氧 ,可能是大夫告訴他不能說話  ,我又問“您這麼坐累不累呀 ?”他竟然開口說話瞭 ,他說“搖床” 。哈  !終於找到他的需求瞭  ,我趕緊過去給把床搖好  ,一邊扶他躺好休息  ,一邊告訴他  ,有事情按呼叫器 。

            兒子每次打電話都會問我:“媽媽  ,你今天救瞭幾個病人 ?”我告訴他 ,媽媽是和很多叔叔阿姨一起工作  ,治療瞭很多病人  ,醫生看病人下醫囑 ,媽媽和其他護士執行醫囑 ,這裡還有許許多多人在默默工作  。

            1點10分瞭 ,我要準備去上夜班瞭  ,加油  !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呼吸科護士李娜

            “等我女兒長大瞭以後  ,一定能為這個勇敢的媽媽而驕傲”

            2月8日  ,武漢  ,陰

            今天是元宵節  ,來武漢的第14天  。

            昨天  ,下夜班後我們搬到瞭離醫院24公裡的酒店  ,雖然通勤遠瞭很多  ,但是北醫三院三批隊員都匯合瞭  。

            由於2月6日才接到通知出征 ,2月7日就抵達武漢 ,第三批隊員中有些人還沒有來得及跟傢人告別就背上行囊、拉著行李箱趕赴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  。

            急診科的田慈  ,沒有跟著第二批一起來  ,一度非常傷心 ,當知道這次能夠赴武漢時  ,她高興地跳瞭起來  。她說 ,“等我女兒長大瞭以後 ,一定能為這個勇敢的媽媽而驕傲” 。付源偉醫生 ,他的愛人也是急診科醫生  ,兩個人都報名瞭  ,他們的女兒才7個月  。他說“作為湖北人  ,時隔11年 ,重返江城  ,我曾經學習和生活的地方  ,這裡曾經是個充滿生機的城市  ,有很多美好的回憶  ,一定要為春暖花開的武漢做些事情  ,we are伐木累(我們是一傢人)  。”

            消化科的陸浩平醫生說  ,“2月6日下午收到緊急召集  ,2月7日一早就作別北京的寒風冷雪  ,大傢攜手同行  ,即使征程千萬裡也無可畏懼” 。

            今年的元宵節有些特別  。今天晚上又要開新病房瞭  ,新隊員和老隊員合作  ,新來的小夥伴都在積極準備  ,希望疫情盡快好轉  。

            作者:國傢赴湖北醫療隊員、北醫三院急診科醫生王軍紅